投稿

8月, 2018の投稿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穩定更新中

個資自肅實施中

個人資料之蒐集、處理或利用,應尊重當事人之權益,依誠實及信用方法為之,不得逾越特定目的之必要範圍,並應與蒐集之目的具有正當合理之關聯。 請參閱 投稿須知 以了解複製文庫目前的政策。

媽媽,那個藍丁嘴巴好臭

「媽媽,那個藍丁嘴巴好臭!我不要靠近他」 這是我朋友在逛台北車站的時候,聽到一個約六歲的妹妹指著一隻白杉軍說的。 其實小孩什麼都不懂,我不怪她,我怪的是她媽, 因為她媽對她說了一句話,深深的傷害藍丁的心和忠誠。 「妳以後要用功讀書不要變成藍丁!不然就只能當走路工, 領五百,講話髒髒臭臭的,很《腦殘》」 其實藍丁很難過,他正眼都不敢看妹妹一眼。 她們走了以後,藍丁才悻悻然的笑著說:「我只是喜歡馬英九, 總覺得和它有緣,大家都反對我做藍丁,可是我戰贏了好多吱吱, 旺中投票也被我灌暴,沒有吱吱亂入,我以為KMT只要夠強大, 就會被人看得起,可是我錯了,這個社會錯了」 後來他俐落放下手中的標語默默的拿起裱起來的一張證書,  上面寫著:………………《Heil Ma Ying-Jeou》

以前,當有人問我國民黨好不好的時候

以前,當有人問我國民黨好不好的時候, 我總是回答:「清廉保證!」「年底必投!」等等 直到我來到這個地方 這裡充斥著「狗民黨賣國」「馬英九水母腦」等等之類侮辱國民黨的話, 我看了簡直不敢相信是真的,有人會認為國民黨害台灣? 我很生氣。 氣到剛領的500元差點從褲襠裡彈出來。 我用盡了我所有的力氣來宣揚國民黨的好、馬英九的棒棒 而他們總是可以說出對國民黨非常惡毒的話語。 在與他們戰鬥的這幾天裡,我覺得他們說得越來越有道理、越來越可信 某天,當我想開啟網站盡力捍衛國民黨的名聲 當我發覺時,我已經在發言欄打下了:「狗民黨黨證,騷,想辦!」 我已經回不去了。 現在,當有人問起國民黨怎麼樣,該不該含淚投時, 我可以很堅決的回答:「ゴミ丼 わがんりんにゃれ!」

看開點

看開點,如果你活得到10年後等我存夠錢,我要開間有賣牛排的炸雞店。 找一面平直的牆刷的雪白,掛滿我的夢和生命之火。 對面擺個架子,用木頭做的,放滿幹破她娘的k島語錄和複製文全集、上面擺滿過氣和被射的到處都是的二手figure。 有朋友來,就帶他靠著這個櫃子分享我的夢和故事。 有島萌來,就坐地講幹話。 有炸雞,有複製文,有figure,有讓十年前的自己不會慘笑的樣子。沒有夢成真,沒有變成任何一個曾經想要的模樣,又怎麼樣呢? 就這麼約好了吧,見者有分,以後到我店裡,說一句幹破你娘就送雞翅,好不好磊?

胖少年被寵壞 禁看卡通怒幹嬤

胖少年被寵壞 禁看卡通怒幹嬤 台中一名國一少年逃學一個多月,昨天阿嬤不准他看卡通航海王, 少年竟惡言相向「不能看海賊王我咩衝三洨?!幹你祖嬤!」 扒掉阿罵內褲怒幹嬤,害阿罵垂奶不停甩造成瘀青, 阿罵被迫高潮之餘忍無可忍報警,電話中傳出「乖孫揪送ㄟ!~阿罵咩哄幹死啊!」 媽媽陪兒子到警局時埋怨阿嬤溺愛小孩,一面又侍候兒子躺在自己膝上休息, 當場掏出飽滿的奶子供兒子又吸又玩, 警方感慨說「阿嬤和媽媽都太淫蕩了!」 老師家訪也墮落 校方表示林生拒絕上學,年輕的女老師家訪也被少年強姦、凌辱, 返校後神智不清大庭廣眾下不停自慰到翻白眼,還雙手比YA。 但校方還是會對女老師持續輔導,不過學務主任感概說: 「應該是回不來了,我從沒看過這麼厲害的調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參考: https://komicapy.blogspot.com/2014/08/a147.html

前陣子,我心血來潮去逛傳統市場。

前陣子,我心血來潮去逛傳統市場。 經過了雞肉攤,裡面突然傳來一陣淒厲的慘叫聲。 我趕緊上前查看,發現老闆抓著一隻公雞,將牠的脖子架在砧板上, 接著就一刀砍下去,當場鮮血四濺,公雞的脖子一歪,眼神失去了光澤。 看到這麼血腥的畫面,我差點將胃裡的早餐吐出來, 這實在是太野蠻了!太不人道了! 我上前跟老闆理論,告訴他這樣對待動物是不對的, 老闆卻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說雞是下等動物,不需要對牠們太好。 我很生氣,於是我將佛教眾生平等的概念從頭到尾跟老闆說明一遍, 並告訴他這樣殘殺生命,將來會下地獄的。 終於,老闆被我的誠意感動,告訴我他不會再殺雞了。 當天,那個雞肉攤就收掉不做了,我很高興自己做了一件好事。 現在,那個老闆改行賣豬肉。

事情是這樣子的

事情是這樣子的 詳細內容我是透過我爸媽那邊問到的 因為我妹本身很屁 我又要上班上課 根本沒時間管到她的生活 其實我們家從小到大都是這樣 爸媽認真上班 放假就在家休息 基本上我們兄妹倆只要不要變壞就不會去管我們 但是我妹這件事情 鬧的太大了 我媽一度氣到想辭職在家 管我妹 大概是3~4個月前 我妹她好像玩遊戲有認識到一個男生 然後那個男生剛好也是住我們縣市這邊的人 年紀應該3X有 而且離過婚 聽說離婚是因為經常喝醉酒就會發酒瘋 所以他們好像也在網路聊個2~3個禮拜就見面了 而且第一天見面就去旅館XXX了 之後的每個假日 他們就會見面去旅館XXX 就這樣一直持續了3個月左右 我妹就跟那個男生說 她月經已經有3個月沒有來了 那個男生一開始說他會負責到底 會來我們家提親 想不到說完這句話隔天就連絡不上人了 手機都打不通 一直關機 直到我妹前天跟我爸媽爆出這件事情 我爸媽前天晚上12點 就衝去那個男生家樓下撞門 要那個男生說清楚 而且要準備提告 那個男生辯說他消失那兩個禮拜 跟朋友去國外玩 剛好當天回來而已 準備要打給我妹 我們就衝過來了 我爸媽根本不相信 而且那個男生看起來窮酸樣 又住套房 哪來的錢出國玩 我妹就在那邊一直哭一直哭 那天晚上我媽有拿兩隻驗孕棒給我妹用 真的懷孕了 昨天我知道事情後 工作請假一天 跟我妹好好聊聊 我妹就說那個男生對她很好 怎樣怎樣的 我根本就聽不下去 我就說對妳好還不只是想上妳而已 一說完這句話 我妹就大哭 然後把桌上的IPHONE摔到地上 整個螢幕都破裂 所以我想問問島民們 有知道台南哪裡可以修IPHONE螢幕的店面嗎 感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據文庫考察,此篇疑為複製文 https://komicapy.blogspot.com/2014/08/blog-post_649.html 的島民版

看了看手機

看了看手機 不知怎麼多了一個程式 我好奇的點進去看,發現是一款遊戲 裡面是母女倆人,長得好像我的媽媽和妹妹 我笑了笑 把手指移到他們身上滑個幾下,衣服瞬間掉落 原來是個色情遊戲 我感到有趣,手指不斷的在他們身上滑動 他們的臉越變越紅 不斷說著好熱!好熱! 熱嗎?那就讓你們更熱一點吧 我繼續進攻,手指加快滑動 「就跟你說很熱了嘛!」 突然間兩人身上起火 瞬間燒成了兩具焦屍 我嚇得把手機往桌上一丟 想起一年前 為了能夠當一輩子的尼特 放火把妹妹和媽媽燒死而領了大批保險金的事 於是我再拿起手機檢查 剛才的程式不見了 看來我可能是最近電動打太累了

從前K島有個肥宅

從前K島有個肥宅,因為睡不著就數尻槍的次數來助眠 「一槍、兩槍、三槍....」 肥宅打了一百槍,但他還是完全沒有睡意 正當他想放棄的時候,他想起了愚公移山的故事 他不再迷惑,繼續耐心的一槍槍打將下去 「九....百九...十九...槍、一....千....槍.......」 打完第一千槍之後,肥宅終於安穩的睡著了 就像回到小時候母親的懷抱中一樣,睡得很好 .......而且再也沒有醒來 在父母傷心的將他下葬之後 肥宅的亡靈仍徘徊在島上,而且處在睡夢中的狀態 據說K島上那些莫名其妙冒出來且不知所云的複製文 就是這位幽靈肥宅的囈語

好痛苦啊

好痛苦啊 1  名無しさん  [ 2007/11/13(Tue) 17:54 ID:xC3v5d3E ] 終於最後一次互相說了幾句勉勵的話,接著掛上電話以後,不能再聯絡了。 身體毫無力氣,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好。 但是這段時間以內,幾乎每次只要說上一段時間的話,我都會開始傷心,憤怒,終於連朋友都無法當了。 還是這樣的想她,現在每次一翻閱她過去寫給我的信,簡訊,還是通話記錄,心就痛的像刀割一樣。 我心裡還是死抓著當時說過要永遠愛她的承諾,一直想等她回心轉意。 這該如何是好呢。 11  林奈 ◆ tLOcCB547E  [ 2007/11/16(Fri) 08:36 ID:2DGDwejI ] 我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到,可是,我答應過你,我會一直愛你的。 即使你不能喜歡我了,我還是可以一直喜歡你。 我永遠愛你,怎麼都不能改變,永遠是真心喜歡你。 將來我如果喜歡其他人,我心中還是有你,永遠都會想著你。 我不會在意任何一次你對我的情緒、責罵、任性,我還是願意滿足你,對於你的辜負,我也不會怪責你。 我還是愛你,愛的好深好深。 所以我好痛好痛。 12  林奈 ◆ tLOcCB547E  [ 2007/11/16(Fri) 09:10 ID:2DGDwejI ] 一再重覆的哭泣 淚水能換來甚麼呢 可是我真的好喜歡你 16  林奈 ◆ tLOcCB547E  [ 2007/11/16(Fri) 10:40 ID:2DGDwejI ] 最後一次,很狼狽,又很痛快的大哭一場。 不過的哭嚎我給他取的小名,還有說我喜歡你。 感覺好了很多。 已經愛過,痛過,也哭過了。 我覺得沒甚麼可以遺憾的了。 我跟他不是都努力了嗎 19  林奈 ◆ tLOcCB547E  [ 2007/11/16(Fri) 11:30 ID:2DGDwejI ] >17 我知道了 我刪除了所有她的紀錄,任何郵件,短訊,照片,通聯方式。我要淡忘掉她。 只約定好,在很久很久以後,可以用通信的方式,再出來見面,那時後還是朋友,可以互相敘舊,互相看對方是否安好。 是我的軟弱,還有膽怯、悲觀,才造成她的離去的。 我願意為她改變一切,但是她不願意等我了。 那我就該依此經歷,振作起來,改進自己。 把我當初要給

8/26

8/26 起床發現自己跨下少了點什麼 但又覺得是自己想太多了 打混放空了一天 晚上又上了我最愛的匿名網站 Q島 綜合版不意外又是整天政治文洗版 所以說到底是誰准男人當總統的啊? 最討厭就是島上一堆智障林北林北喊 假裝自己是男島民 吸引一堆發情女犬衝出來想舔食精液 噁心的要死 再說一次! Q島沒有男島民 不露屌 就滾蛋! 隨手回了一篇好禮八選一 前面的島民只會回些什麼 選屌大的 選ㄐㄐ最粗的 選老二最長的 我的標準答案當然是 我全都要!! 三穴胸部雙手雙腳儘管來啊! 這種程度就想滿足我 起碼還要再多三倍!!!

最近部隊來了一個學弟

最近部隊來了一個學弟,搞不清楚學長學弟的分際,每次都直呼我的名字。 這讓我十分震怒,怒到我的香港腳病情加重鮮血長流。我生氣的點不在於他不尊重我,而在他不尊重整個陸軍的優良傳統、大愛軍風。我們一直都是一群愛清潔、有禮貌、重榮譽、守紀律、長幼有序、先來後到、人人見了都喜愛的革命軍人。 但是這個吃了熊心豹子膽的學弟,竟無視於我們維持了這麼久潛規則,直呼我的名諱!是可忍孰不可忍,我馬上採取應變措施,行動代號「報告頭暈」。 行動開始以來,我除了「乾你屁事滾」以外,就只對他說過「乾我屁事滾」,我必須讓他明白,我們是很重觀念的群體,這個群體中沒有個人,只有學長跟學弟。雖然每次我話一出口,我都看得到他痛苦的表情和握緊的拳頭,但我不能心軟,這是學弟觀念養成最重要的一步。 他漲紅了臉、雙腿哆嗦,對我展現十足的尊敬,他說「麻煩你簽個名,學...學長...」我感到十分欣慰,我的努力有了代價,我的諄諄教誨終於打動了他的心。 我得意的起身,漫步到他身旁,擺出一副長官的模樣,把臉湊近他的耳邊,喃喃的說:「...把褲子脫了。」學弟聽了之後,臉漲的更紅了。他想反抗,但這些日子以來的訓練,讓他不得不服從我的命令。於是,我便性致勃勃的看著學弟彆扭的把自己的拉鍊解開...。 學弟的手才剛拉下拉鍊,我就迫不及待地將右手伸進他的內褲裡,胡亂的摸了一把。學弟滿臉通紅抓著我的手,又不敢真的施力要我離開,否則就是違抗。「學長...不要...」我看著學弟低垂的睫毛,仔細的端詳著他的臉,呸,新兵那副菜比八的樣子,沒受過訓練的軟趴趴的肌肉,白皙的皮膚一看就是沒曬過太陽,潮紅像化了妝似的抹在他的臉上,像個女人一樣... …我勃起了。 看著單純的學弟被我摸到幾乎站不穩的模樣,我的呼吸聲便越來越粗重,右手的力道也越來越強。我急切的將他擁入我的懷中,並緊緊地抱著學弟的腰,用自己沒刮乾淨的鬍渣磨蹭他的頸間。幾個月以來沒碰過女人、也沒時間發洩的我,一下子就被弄得情慾爆發了。我瘋狂的吻著學弟,從嘴唇到乳頭都不放過,搞得學弟也克制不住自己的呻吟聲。 「學長...好硬...」我的雞巴早已硬的出水,隔著迷彩褲若有似無的頂著學弟的屁股。他的手偷偷的觸碰著我的陰莖,假裝要把我推開。我停下了撫摸的動作,抓著他那隻不安分的手就往我的硬挺上滑,再急忙的解開褲頭,掏出那根早就想插入的怪物,讓學弟愛撫。我的雞巴腫

我老島民啦,大概是從神車每天嗆彎家那時那上島

我老島民啦,大概是從神車每天嗆彎家那時那上島 但最近常被說是外來種 也好 反正這邊越來越沒梗人也少很多了 上網要的是開心 我又不是抖M不開心就走很OK 當個外來種也好,起碼人多梗好笑 掰啦島民,以後的綜合靠你們了

隨機複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