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6月, 2019の投稿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穩定更新中

個資自肅實施中

個人資料之蒐集、處理或利用,應尊重當事人之權益,依誠實及信用方法為之,不得逾越特定目的之必要範圍,並應與蒐集之目的具有正當合理之關聯。 請參閱 投稿須知 以了解複製文庫目前的政策。

蛇媽語錄

イメージ
11.56. 不要變成遊戲的俘擄,一心一意只有它們,那麼你的心就只有針孔大, 世界是如此大,不要讓自己變得如此難以想像,晚睡對身體健康很不好。 你一點也不關心。

和BB一起生活的話

和BB一起生活的話 早上會天天口交叫你起床 早餐不能只動嘴吃 身體也要繼續動 要去學校之前在家門口穿鞋的時候還要再來一次 你以為只是十指緊扣手牽手上學這麼單純? 經過公園是不會順便進去廁所嗎 萬一太早到了學校 進了教室連值日生都還沒到 你就最好祈禱自己快點射精 不然被同學看到你那高潮時扭曲的臉可是會被笑一輩子的 下課時你最好別跟任何人說話 沒錯 就連男生也不行 你的大腿就是最棒的震動按摩椅 只要短短定時十分鐘就好 午休時間不用特地自己準備午餐 就算你躲到別的大樓的男廁吃廁所飯也沒用的 一切都 替你準備好了一定會找到你的 掃除時間要掃哪裡已經先填好了 兩個人負責打掃那間性別友善廁所 你就乖乖祈禱學校 隔音做得很好吧 不必幻想放學後什麼青春美好的社團活動 你只能在樓梯間裡死命掙扎而已 要吃晚餐前一定要先去服飾店逛逛 你得進更衣室裡面檢查是不是完全適合 要是買了之後哪裡看起來特別胖的話 你就完蛋了 晚餐只能在安靜浪漫的場所吃 射在腿襪上的時候小心別叫出來 大家都會轉過頭來看的 今天想要自己一個人洗澡? 什麼時候有答應過你能夠做這樣的事情了 作業特別多所以不行嗎 你不是還有另一隻手閒著沒事做嗎 明天一早要考試要提早休息的話 那就多做幾次多分泌些褪黑激素剛剛好對吧

島民玩過Galgame中 被衝擊到場景是哪個呢?

イメージ
很高興你問了這問題 讓我跟您介紹一下這款神作: いつか降る雪   主角是邊境療養院的醫生 五個女角全是住院病人 女角1是療養院長的女兒,腦殘 女角2是擅長體育但車禍的腳殘 女角3患有惡性腫瘤被父母拋棄 女角4、女角5是出生就被父母放棄扶養的雙胞胎 你必須在24天內,到地圖上各處尋找女角,對他們進行診察or談話增減好感度 每天必須跟四個女角都診察or對話過後,一天才能結束 這遊戲有著共24處+樓梯間的超豐富地圖,讓你跟女角們觸發事件 但神奇的是,地圖上不會顯示女角目前正在院中的哪裏 所以你如果運氣差一點,每天就得逛遍地圖上24處+樓梯間尋找四個女角才行 這遊戲也有著超過100個選項讓你選 這可不是所有選項加起來的數量,而是你跑一輪會選到的選項加起來的數量 更妙的是沒有skip機能,讓你每次重跑都不會錯過任何一字一詞 這遊戲的存檔只能在每天日期更換的時候 明明選項超過100個,但存檔只能存10格 如果開啟自動存檔,他還不是額外設一個自動存檔用格,而是直接覆蓋第一格 這遊戲更有著許多反人類的系統 沒有會話回溯,你不能回頭看角色上一句話在公三小 有自動模式但點畫面不會有反應,你得點旁邊非常小的icon才能停止 這遊戲最棒的地方在於,四個女角各有純潔結局跟混沌結局+四女角共通的壞結局共9個END 但無論你攻略了哪個女角、你無論跑進哪個結局D,所有女角都會死光光 無論如何,全都會死光 全 都 會 死 光 最經典的就是開版那位女角2 純潔結局是主角成功打破隔離室的玻璃,跟她再會 但火已經燒到腳邊了,最後兩人沒能逃出去,相擁依著一起被燒死 混沌結局是主角沒能打破玻璃 看著她在素描本上寫著『果然世上沒有神呢』 看到她倒下,主角也喪失逃離慾望,最後兩人就這樣隔著玻璃門一起被燒死 對,包掛主角,全都一起死了 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以下是各女角END解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為一個玩過這款憤GAME的,我來說一說故事 主角身懷絕症活不久了,開頭就是因病辭職,受邀來來這間邊境療養院當病患兼看護師 療養院院長的博士因為不明原因要

女角板又出現了大量支那五毛瘋狂洗板

女角板又出現了大量支那五毛瘋狂洗板 這證明了之前女角板抓的那隻支那五毛 就只是表演而已 這只是騙人的把戲 並沒有改變女角板被其他支那五毛繼續瘋狂洗板的現實 直到今天女角板還是被支那五毛瘋狂洗板 每個支那垃圾題材 支那五毛都可以洗幾百篇發文 嚴重影響女角板的其他正常討論 只抓一隻支那五毛有什麼用 我們所有島民的要求 是要女角板不出現任何一切支那垃圾 不然就是違背我們所有島民堅定的反支意志 必須剷除所有支那五毛和支那垃圾 以免支那五毛繼續統戰宣傳 像這樣抓一隻太高調的支那五毛當成最低業績 然後放任其他支那五毛繼續在女角板瘋狂洗板 這只證明了女角板的管理員確實是不適任的

EVA背景簡介

很久很久以前,遙遠的宇宙某處有群叫第一始祖民族的外星人 知道自己星球要滅亡了,所以各自回歸生命始源的模樣,分成幾個團體搭乘月球宇宙船 出發旅行尋找新星球 月球宇宙船中搭載許多的靈魂、能夠給予靈魂肉身的生命之種,以及安全裝置(朗基奴斯之槍)和說明書(裏死海文書) 亞當搭乘的月球宇宙船就是「白之月」,莉莉絲則是「黑之月」 然後就是46億年前,「白之月」隨著隕石砸到地球來 亞當生下了十幾隻身為物種原型的使徒(讓靈魂們擁有肉體),他們本來應該會成為地球最繁盛的靈長類 接著就是40億年前,「黑之月」也隨著隕石砸到地球來(第一次衝擊) 莉莉絲同樣生下了屬於她的物種原型使徒:也就是至今生物學上的所有生物,其中最繁盛的就是現在的人類 這顆隕石一砸也把才正要開始活動的亞當使徒們砸到當機,進入休眠狀態(至於隕石本身後來成為了月亮) > 另外遊戲EVA2有提到啟程前有給兩人選擇是要生命還是智慧果實,莉莉絲兩個都 > 要,但輪到她選時亞當已經選走生命果實起程了 > 莉莉絲為了奪取亞當的生命果實,讓自己的使徒(人類)得以完全,才追著他一起跑來 > 地球,所以兩方人馬都剛好都到地球並不是碰巧 雖然雙方本來好像是同一家的人(?)但現在一個星球不需要兩個生命之源,亞當跟使徒、莉莉絲跟人類,一方存在另一方就得消失 被隕石砸暈的使徒遲早會醒來,試圖奪回屬於自己的星球支配權,方法就是找亞當抱抱引發第三次衝擊來把莉莉絲的人類全重置掉 (第三次衝擊:把人類的肉體變回LCL、靈魂解放回黑之月) 而人類的SEELE組織在19XX年意外挖到裏死海文書,知道了以上這堆鳥事 所以SEELE率先在南極底下找到白之月跟亞當,用朗基奴斯之槍將亞當捅回卵狀態(而捅這一下造成的爆炸就是第二次衝擊) 不過沒了亞當,使徒也遲早會發現還有個同等存在的莉莉絲,會跑去找莉莉絲抱抱,引發第三次衝擊 所以SEELE又率先在日本底下找到黑之月跟莉莉絲,在這裡建立要塞、從亞當複製出EVA來迎擊使徒,還對外放風聲說莉莉絲是亞當 EVA除了初號機因為碇夫婦的盤算所以變成是從莉莉絲複製的以外,零號機、二~十三號機全都是亞當從複製的 另外亞當的靈魂也被回收,塞進人類的身體裏,成為了渚薰 而莉莉絲的靈魂則被剝出,塞進碇唯複製人中,成為了綾波零 亞當的使徒、SEELE、碇源堂 劇中三方人馬的目的都是想引發第三次衝擊。只是想要的結

雨中的生日哥

雨中的生日哥 這個星期一,我在我的廣播「KOMICA新聞」說,「一支穿雲箭、千軍萬馬來相見」!那時如果不懂我意思的人,現在,應該懂了。 天要下雨、又曬又淋;蛋糕沒蠟燭,甚至投鼠忌器;再加上現在離生日還有七個月,生日壽星尚未起跑,也還不敢表態。連去年在高雄可以「祝賀生日」的攤販市集,這次在台北都沒有,這樣的生日造勢,真的會有人?會有很多人嗎? 真的很多。 K島武將,常把自己當成人民的「爸爸」,高於人民,領導人民;但生日哥卻讓支持者們,覺得自己是生日哥的「爸爸」,看到孩子要生日了了,你說,那個爸爸,會不出來跟人慶生? 所以今天人,當然會多。 早知道會下雨,早知道會很曬,但他們就是要來,不畏風雨。 下午一點多,活動根本還沒開始的時候,烏雲密佈,瞬間滂沱大雨。 這個「生日哥」,沒撐傘,沒雨衣,他就這樣「氣勢凜然」地,直挺挺地,坐在雨中。 你問為什麼?因為他守著身前的蛋糕;你問為什麼?因為他過生日。 島民 2019-6-1 de 台北

「要怎麼翻譯『I love you.』這句話?」

イメージ
「要怎麼翻譯『I love you.』這句話?」 我在廊前走來走去,想著我妹今天問我的問題 忽然,我抬頭看了一下月亮。 便拿起隨手筆記, 寫下四個字。

之前官方舉辦了「五隻英雄誰先重製?」的投票

之前官方舉辦了「五隻英雄誰先重製?」的投票,候選人分別是蒙多、費德提克、夜曲、弗力貝爾、希瓦娜。 雖然夜曲僅僅獲得了第四名 但我卻從中看出了一部分社會的問題 我想,投給夜曲的人可能都有童年被家暴的過往 看到夜曲開R就想到小時候爸爸把他關在衣櫥裡 沒食物沒水,更沒有燈光 彷彿全世界只剩自己一個人孤單地等死 被喚醒了最深層的記憶,屁滾尿流失了魂,遊戲都不會玩了 就算自己跟夜曲同隊,也會立刻閃現、治癒連按 晚上輾轉難眠,好不容易入睡了又被惡夢驚醒 他們逃避、他們尖叫、他們閃現鬼步+金人 他們想逃出的不只是夜曲R的黑暗 還有自己內心的黑暗、當初關住自己的那個狹小衣櫥 對於這類的人,請不要過度苛責或嘲笑 而是應該要輔導他們去做認知行為治療 他們對夜曲黑暗的害怕來自於家庭的印象 幫助他們認識到夜曲不是爸爸 夜曲的R也不是壁櫥裡面的漆黑空間 真正建立起正確的認知之後 才能像夜曲所說的名言一樣 「Embrace the darkness.」

強暴我的兩根錐狀物

還記得五歲那年,我在阿嬤的菜園裡踩到一根長約6公分的釘子。當下的感覺只有痛而已,我甚至只能任由最原始的情感領導著我的反應。我哭泣、嘶吼,竭盡所能地希望得到慰藉,家人見狀連忙將我抱起,並在我耳際安慰道:「加油,我們馬上帶你到醫院,你好勇敢。」 在診所裡,醫生(我還記得他的姓氏,他姓黃)細心的取出我腳上的釘子,並宣布要為我打一針破傷風疫苗,本來已經停止哭泣的我這時哭得更大聲了,黃醫師見狀急忙答應我,打完針後他會給我兩張可愛的小貼紙。 之後的事我記不太得了,我不記得那針下去到底痛不痛、貼紙印得又是什麼圖案;我只知道從那一天起,我的心裡就缺少了一點什麼。 高中時我突然想起這段往事,越往回憶的深處挖,事件的細節就越發讓我驚恐。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個夜晚,躺在床上的我因為發現了「真相」而輾轉難眠。當我被圖釘傷害的時候,每個人都安慰我,但是又有誰真的檢討過那根圖釘呢?沒有。父母沒有,祖父母也沒有。那根圖釘強暴了我,它羞辱、玷污我,卻沒有得到一個人的責備,甚至,那位幸災樂禍的醫生還用針頭給我二次傷害。我流淚,我痛苦,我的心在淌血,這幾年來……我沒有獲得一點的寬恕。如今,惡毒的加害者早已成為垃圾場裡的塵埃,不會有人再檢討它們,但是它們對我所造成的影響絕對是一輩子的。 強暴我的兩根錐狀物、一位醫生、以及我的家人,他們沒有一位是無辜的,更甚,包含我自己在內的這個社會也是。 我很感謝囧星人給我這個機會,能讓我至少勇敢一次,毫無畏懼地說出自己的故事,我也希望藉由這段短短的文字發洩,鼓勵其他同樣被圖釘或針頭玷污、生活在這個強暴文化社會中的每一位無辜心靈。 #Metoo

隨機複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