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3月, 2017の投稿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穩定更新中

個資自肅實施中

個人資料之蒐集、處理或利用,應尊重當事人之權益,依誠實及信用方法為之,不得逾越特定目的之必要範圍,並應與蒐集之目的具有正當合理之關聯。 請參閱 投稿須知 以了解複製文庫目前的政策。

肥宅...受詛咒的血脈......

現代,吃得多寡和胖瘦與否並無絕對關係已經是眾所皆知的了 那麼,為什麼吃一樣的東西會有不同的體型呢?雖然大家都明白是基因的差異 但是其成因究竟是什麼呢? 我的想法是這樣的: 體型正常的人或瘦子的祖先是豪門貴族,或者不愁吃穿的一般家庭 肥胖者的祖先則是家徒四壁、三餐不繼的貧民 因此一代接著一代漸漸形成了容易儲存脂肪的體質 反之一般人並沒有這樣的體質,所以除非飲食習慣相當異常否則怎麼吃都不會胖 也就是說,肥胖者是世世代代都被詛咒的血脈 從古代開始就過著窮困潦倒的生活 好不容易到了現代文明比較進步,已經不愁吃穿 卻因為社會價值觀的改變而處處受人鄙視 肥宅...受詛咒的血脈......

我不敢再玩POKEMON GO了

我不敢再玩POKEMON GO了 胖子我也是128公斤 從火車站走300公尺到地下街要抓寶可夢 竟然差點心臟麻痺 當時整個人幾乎快失去意識 感覺心臟快停了 呼吸不到空氣 我只能背靠車站牆壁 順著牆滑下 癱坐在地上 連求救的力氣都沒有了 心中只想著盡可能調整呼吸 吸氣 吐氣 吸氣 吐氣 過了快10分鐘 慢慢的才感覺到神志開始清醒 只不過走300公尺差一點就被岩田聰抓去了

其實大家聽到霧霾便會想到支那

其實大家聽到霧霾便會想到支那 是錯的 霧霾自古以來的發源地就是小日本 他們不但買通國際媒體塑造霧霾=支那的錯誤訊息 國民還非常愛吸pm2.5 以致於時至今日日本人吃到好吃的東西時 都會習慣的喊出:"霧霾!" 形容這東西味道和霧霾一樣棒

學者解釋

學者解釋,歌詞中的泥鰍隱喻男性生殖器的形狀,也就是陰莖。捉泥鰍象徵著同性戀行為,從歌詞來看甚至提到兄弟亂倫的情節。 創作背景為民國初年農業社會,農村裡娛樂甚少,遇雨休耕不必下田工作的日子,性器甫發育的少年懵懵懂懂, 初嚐愛撫生殖器得到的性快感,誘惑自己的大哥哥吃禁果。 後來友人家兄弟也加入此一遊戲的行列,男孩子們隱約察覺這是羞恥的行為不可以讓別人知道, 便以捉泥鰍為代號。若父母或其他人在家不便,約到雨後泥濘的田裡裸身玩泥巴, 偷偷互相玩弄「小雞雞」享受性徵未成熟之前同性之間的情趣。

我住嘉義的

我住嘉義的 去網咖打遊戲 機車裡面要藏西瓜刀是常識 打遊戲時要隨時注意環境周遭 看到有人站起來"賀"一聲時候通常來不及了 他們烙的人都已經在門外 這時候要趕緊往外衝 你跑一定會有一堆人去追你擋你 但總比在裡面手無寸鐵被扁到飽好 衝出去後趕緊去機車把西瓜刀拿出來 他們看到你有西瓜刀就會自動把你認為是夥伴不會再追你 你可能會想問跟他們無冤無仇的別管事就好 錯了,在嘉義一旦人烙來 全網咖除了CALL人來的那個其他它們根本不認識誰是誰 扁人全部一起扁 這時候看起來越孬長的越宅的都第一個被拿來開刀 柿子挑軟的吃就是這道理 你只有自己硬起來才能在那活下去 ----------- 我住嘉義的 去網咖打遊戲 機車裡面要藏嘉義雞肉飯是常識 打遊戲時要隨時注意環境周遭 看到有人站起來"賀"一聲時候通常來不及了 他們烙的人都已經在門外 這時候要趕緊往外衝 你跑一定會有一堆人去追你擋你 但總比在裡面手無寸鐵被扁到飽好 衝出去後趕緊去機車把嘉義雞肉飯拿出來吃兩口 他們看到你有嘉義雞肉飯就會自動把你認為是夥伴不會再追你 你可能會想問跟他們無冤無仇的別管事就好 錯了,在嘉義一旦人烙來 全網咖除了CALL人來的那個其他它們根本不認識誰是誰 扁人全部一起扁 這時候看起來越孬長的越宅的都第一個被拿來開刀 柿子挑軟的吃就是這道理 你只有自己餓起來才能在那活下去

我書店工作的島民啦!

我書店工作的島民啦! 今天超冏的! 店裡有個很懂書的大哥 平時喜歡跟客人哈拉 看客人來結帳的是什麼書,他通常能說上幾句關於這本書的優點或八卦 看過的書,還能加上一些心得 他說,跟客人互動是好事,現在書店很難做,要懂得拉近人心,人家才願意多踏進門,希望我也能做到 身為專業肥宅,能聊的書也只有漫畫輕小說 偏偏我們店裡的宅區根本小到沒人會特地來買 結果今天有一個大嬸 一看到我就問:「請問有冰菓嗎?」 我想說終於輪到我了! 我興奮的回答說:「喔喔!你是說古籍研究社系列吧,我知道喔,是經典的日常推裡作品呢!過去還曾經改編成動畫,非常有人氣喔!」 結果大嬸愣了一下 「ㄜ...我說的是「賓果」...可以玩的...」 我當下臉色一沉 「在後面放大富翁的旁邊」 當下我多想鑽進地洞裡你知道嗎?

湖心亭看雪

崇禎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鳥聲俱絕。是日更定矣,余拏一小舟擁毳,衣爐火獨往湖心亭看雪。霧淞沆碭,天與雲,與山,與水,上下一流,湖上影子惟長堤一痕,湖心亭一點,與余舟一芥,舟中人兩三粒而已。到亭上,有兩人鋪氈對坐,一童子燒酒,爐正沸。見余大喜, 曰:「天寒遊人少,湖中焉得更有此人?」拉余同飲,余強飲三大斛,餘興大發,高吟「寒湖凍雪冷,水亦白」,舟子歎曰:「坎坷呀苦」

你所公佈的條文,我從未知悉

你所公佈的條文,我從未知悉,深感困惑、難過及不理解 本篇暫時禁文,我有和1883討論,但需要你說明一下 可否說明一下 謝謝

隨機複製文